曹雪芹在后三十回写了哪些内容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红楼解读

曹雪芹虽然写了一百一十回,后三十回却“迷失无稿”。他在这三十回内写了哪些内容,只能靠脂批提供的只言片语去猜个大概了。

贾宝玉:第一回甄士隐作《好了歌》解注,甲戌本在“金满箱,银满箱,转眼乞丐人皆谤”句旁批道:“甄玉、贾玉一干人”,与“寒冬噎酸蘿,雪夜围破毡”等批语联系起来看,宝玉在贾府败落后曾有一段贫困的生活,最后“悬崖撒手”出家当和尚去了。

林黛玉:第二十二回林黛玉对贾宝玉说:“我恼他,与你何干?”脂批道:“问的却极是,但未必心应。若能如此,将来泪尽天亡,已化乌有,世间亦无此一部《红楼梦》矣。”关于林黛玉“泪尽夭亡”,书中已有很多暗示,此不多叙。

薛宝钗:曾嫁给贾宝玉,并劝谏过宝玉,第二十一回回前总批说:“此回‘娇嗔箴宝玉,软语救贾琏’,后回‘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何今日之玉犹可箴,他日之玉已不可箴耶?”这劝谏终于没起作用,宝玉还是抛下她出家了。第二十一回夹批说:“故后文方有‘悬崖撒手’一回,若他人得宝钗之妻,麝月之婢,岂能弃而为僧哉!”薛宝钗晚年生活也是很贫困的。第四十五回写宝玉对黛玉说:“你想吃什么,告诉我。”脂砚夹批:“直与后部宝钗之文遥遥针对。”可见薛宝钗也有吃不上饭的日子。

王熙凤:后三十回既然有一回的回目是“王熙凤知命强英雄”,可见王熙风已经知道自己不行了,但还是强作英雄,硬撑到底的。这一批语写在第二十回之前,可能预示这事跟贾琏所藏多姑娘的头发有关。脂批还说:“此日阿风英气何如是也,他日之身微运蹇,亦何如是耶!”可见凤姐在贾家败落之前已经落到很惨的地步。她最后短命而死。第四十三回尤氏曾对她说:“弄这些钱那里使去!使不了,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。”脂批道:“此言不假,伏下后文短命。”

史湘云:甲戌本第二十六回有一批语:“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。叹叹!”对照庚辰本第三十一回批语“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,正此麒麟也。提纲伏于此回中,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。”史湘云很可能嫁给一个叫卫若兰的王孙公子(该人在第十四回出现过)。

刘姥姥和巧姐:王熙凤在“狱神庙”遭难时,刘姥姥曾去看她。靖本在四十二回刘姥姥为巧姐取名字时有一段批语:“狱庙相逢之日,始知遇难成祥,逢凶化吉’,实伏线于千里。哀哉伤哉!此后文字不忍卒读。”巧姐后来是嫁给板儿的,这在脂批中也有暗示。第四十一回写“那大姐儿因抱着个大柚子玩的忽见板儿抱着个佛手,便也要佛手。”脂评道:“小儿常情,遂成千里伏线。”又第六回刘姥姥初见凤姐告贷,有“只得忍耻说道”数字,脂评道:“老妪有忍耻之心,故后有招大姐之事,作者并非泛写。”

袭人:袭人在宝玉岀家之前已经嫁给蒋玉菡,这从第二十回脂评“袭人出嫁后云‘好歹留着麝月一语,宝玉便依从此话”可知。看样子是宝玉让她走的,所以后文有一回的回目叫“花袭人有始有终”,写她和蒋玉菡供养宝玉(此供养可能只是设个牌位,烧香供养,大概不是真的养活宝玉),但这位“空云似桂如兰”的势利丫头是否见宝玉“寒冬噎酸蘿,雪夜围破毡”而离开了他,也说不准。

麝月:第六十三回占花签儿,麝月占到“开到荼藤花事了”,她是大观园中薄命女子最后收场的人,所以宝玉身边的丫鬟最后只剩麝月一人,做了宝玉的妾。有关的脂批已见上文。

金脂批还多次提到后三十回中很重要的一个情节,即茜雪、红玉、贾芸到狱神庙去看望宝玉,前文专题作过介绍,不再重复。

至于脂批中还有一些提示,如“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”,批“柳湘莲干人”;“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扛”,批“贾赦、雨村一干人”;“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”,批“贾兰、贾菌一干人”;以及“起用葫芦字样,收用葫芦字样”,“用中秋诗起,用中秋诗收”等等,皆语焉不详,过于简单,今人已无法猜想其情节。

后三十回的文字,除“花袭人有始有终”等三条回目外,只有第二十六回写潇湘馆竹子“风尾森森,龙吟细细”八字下的夹批:“与后文‘落叶萧萧,寒烟漠漠’一对,可伤可叹。”

曹公当年在西山脚下黄叶村内挥毫奋扫,写下洋洋洒洒三十回文字,不知其间有多少夺鬼神造化之笔,奈“文章憎命达,魑魅喜人过”,今只余“落叶萧萧,寒烟漠漠”八字,宁不可伤!宁不可叹!

作者:白维国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