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楼梦》里的中国式爱情符号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红楼解读

《红楼梦》第九回至第十五回,主要写荣宁二府的混乱龌龊,混乱中写凤姐末世英才的种种特征。第九回是贾府子弟闹学堂。第十回写秦可卿的病。第十一回宁国府庆贺贾敬寿辰,王熙风遭遇贾瑞。第十二回王熙凤设局害死贾瑞。第十三回,秦可卿死,王熙凤协理宁国府。第十四回,贾府出殡,还是王熙凤的戏。第十五回,王熙凤弄权。黛玉孤高、清净,自然不习惯这种环境的刺激。作者很巧妙,前面十二回的故事一完,就安排她去了苏州。理由是林如海病重,来人接黛玉回去。而且贾母叫贾琏送黛玉前往。在结构上,这可是个妙笔。试想,如果贾琏在跟前,王熙凤还怎么施展她的才干呢?

黛玉是这一年的冬天走的,第二年年底才回到贾府。

黛玉回来,宝玉的印象是:“心中品度黛玉,越发出落的超逸了。”《红楼梦》第十七、十八回的前半部分,写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,宝玉在贾政面前很出彩,出来后,跟贾政的几个小厮要赏,把宝玉身上所佩之物都摘个精光。黛玉得知后,对宝玉说:“我给的那个荷包也给他们了?你明儿再想要我的东西,可不能够了!”说着赌气回房,拿起正在给宝玉做的一个香袋就铰。这时宝玉脱下外衣,从里面的红袄襟上解下黛玉给他的荷包。黛玉看到宝玉对自己送的东西如此珍重,不禁为之感动,于是又愧又气,只好低头一言不发。

经过这次误铰香囊,宝黛之间的感情更亲厚了。

宝黛之间的感情是不断经受考验的。第十八回贾元春归省,荣宁两府大大热闹了一回。其中一个重要节目,是元春带领宝玉和众姊妹作诗。大家一人一首,很快作完了。宝玉要作四首,一时文思不畅,焦急不堪。宝钗帮助改了一个字,高兴得宝玉称宝钗为“一字师”。黛玉索性代作了一首,搓成个团子,掷给宝玉。宝玉一看,“只觉此首比自己所作的三首高过十倍,真是喜出望外”,便工楷抄录,作为自己的第四首。元妃看后称赞一番,并说第四首最好。这个忙帮得可不小,其对宝黛感情的亲密融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所以到第十九回,元妃省亲完毕,贾府重新恢复平静,宝玉和黛玉便演出了“意绵绵静日玉生香”的极为亲密的感情戏。背景是东府请宝玉过去看戏,因是闹戏,宝玉看不下去,便走出四处玩耍,结果碰上茗烟和小丫头万儿的美事。宝玉不仅没有追究,反而袒护,并为自己的袒护行为感到快意。接着跟随茗烟去了袭人家,看到了下层人家的亲情。袭人回来后,以出嫁要挟宝玉,急得宝玉答应了袭人的“约法三章”。在宝玉,算是平息了一桩感情波涛。他内心感到无比充实快慰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